揮不去的愛情夢靨~淺談危險情人的辨識 | 投稿文章 | 中崙諮商中心

文/鄧年嘉 諮商心理師

我與夢婷是認識6年的好友,她擁有一個交往4年的完美男友,在認識她的這些年來我也不時地可以從FB的訊息中見證著她在愛情世界裡的幸福。然而,我對於她愛情世界的認識卻也在某一夜裡完全崩塌,電話那頭的夢婷崩潰地哭泣著:「年嘉,你可以聽我說說話嗎?我好痛苦…我覺得我快要瘋了…庭俊、庭俊,他又打我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還記得,當時的我一邊聆聽著她的哭泣聲,她細數著這四年來與庭俊相處的真實樣貌,一邊伴隨著我越來越急促的心跳聲,彷彿眼前正上演著八點檔連續劇般的劇情。


原來,這4年來夢婷跟其他所謂的受暴婦女一樣都活在恐懼的陰影之中,在與庭俊交往不到半年的時間,夢婷就發現庭俊開始會時不時地追問夢婷每天的活動行程,甚至,連跟哪些朋友出去庭俊都希望能夠清楚知道,剛開始的夢婷不以為意,畢竟庭俊告訴夢婷會這樣是因為擔心她的人身安全,也是出自於對夢婷的關心與愛。這樣的日子直至某一晚起了劇烈地變化,夢婷因為加班工作到晚上7、8點的時間,在未告知庭俊的情況下,臨時起意跟公司較好的男性同事吃個宵夜並慰勞自己一天的辛勞,事後被發庭俊知道時,兩人發生衝突,庭俊認為夢婷不檢點,並在盛怒之下用力地將夢婷推倒到地上,夢婷身體多處瘀青,這場衝突最後在夢婷的道歉下落幕,而庭俊也在事後再次強調自己是因為太愛跟太擔心夢婷才會這麼失控,也為自己失控的行為向夢婷道歉。但這只是夢婷愛情夢靨的開始,在接下來三年多的交往日子中,夢婷從被推去撞牆,慢慢地經歷到被打耳光,最後,甚至被言語恐嚇不准讓家人知道。在夢婷打電話跟我呼救的那一夜,我真得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夢婷的恐懼與害怕,害怕若自己沒有真的得到幫忙,換來的可能就只是頓毒打,我在電話那頭簡短提醒著夢婷該如何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同時接下來又該如何順利逃離這樣的暴力危險情境,今年,2015年對於夢婷是一個嶄新地一年,她離開了一直揚言深愛她卻又不停地傷害她的庭俊,心情輕鬆了許多,臉上的笑容也多出了許多,心也自由了些。


回顧夢婷這四年來的經歷,很典型的是遭遇到所謂親密關係暴力,也很不幸地她遇到了一位「危險情人」-以愛之名行控制之實,我想她也跟許多受暴的朋友一樣,總在內心期盼著暴力方的調整與改變,卻也讓自己跌入了難以逃離的暴力深淵之中,有鑑於不再讓「我是為你好」成為暴力行為包裹糖衣的毒藥,以及讓你或我身邊有更多的朋友可以遠離恐怖的親密關係暴力之中,我將提供以下六點危險情人的特徵供作參考:


1、 打造夢中情人:
在親密關係中會努力要求你扮演他/她心目中的理想伴侶,若發現你不符合的期待,即會開始言詞責怪為什麼你沒有辦法達到他/她心目中的標準,關係長久下來造成另一伴心理的壓力。


2、 24小時監控系統:
要求你「應該主動」告知每天的行程,並且隨時隨地會打電話監控你的行蹤,在交往初期可能會以「關懷的名義」作為說服你照做的說詞,久而久之若未能遵守隨時隨地告知行蹤,則會被言語批評,甚至認為不夠檢點或不夠真心相愛。


3、 你的眼中只能有我:
會限制伴侶與異性相處或接觸的機會,逐漸形成另一半生活圈的縮小與孤立情形,會一再強調關係只要彼此擁有彼此就可以了,而忽略你與他/她之間對關係需求、想法、或感受上的差異。


4、 情緒落差大:
難以捉摸的情緒反應,只要她/他感到不開心或不滿意都可以隨時隨地大發雷霆,甚至做出暴力行為,但在事後又會一再保證自己並不是故意的,期待你的原諒,陷入週而復始的負向循環之中。


5、 言語批評與污辱:
在關係衝突與意見不合時,容易口出惡言,嚴詞批評伴侶的人格、家庭、朋友、工作…等,有時,即便另一半已表達感到受傷也不願意停止,仍持續要求另一半認錯。


6、 強迫性的性行為:
在未經伴侶同意的情況下強迫要求發生性關係,藉由強迫性的性行為展現自己對伴侶的控制力與掌控感。
雖然,一段甜蜜而幸福的伴侶關係是每個人心目中的嚮往、渴望,但我們也都難以保證不會遇到的不適切或危險交往的對象,若能夠在交往初期即早發現,適切離開一段不適合自己的伴侶關係,更是件極為迫切的事情,以及保障自己遠離暴力危險的重要事!

我要留言